http://www.jyshunbo.com

新西蘭馬耳他狗比特幣的價值?

比特幣的價值?
  在近日舉行的第二屆世界智能大會上,馬雲表示:“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是泡沫。” 在馬雲看來,現在人們並沒有對區塊鏈的技術進行深刻的理解,區塊鏈不是一個所謂的巨大金礦,而是一個解決方案。馬雲稱自己從未想過把區塊鏈變成比特幣來賺錢。

  對于區塊鏈,馬雲個人表示非常看好,並稱阿裏巴巴有幾年的區塊鏈研究經曆,但是阿裏沒有想把它變成比特幣。馬雲表示,要把區塊鏈作爲一個給社會帶來創造價值的東西,那麽它才有可能變成財富。現在很多人,將區塊鏈認爲是將來掙錢的東西,那基本就完了。

  

比特幣的價值

  但實際上,區塊鏈的底層技術是基于共識的分布式密碼學賬本,本身也許並不算是一項新的技術,是密碼學,共識機制,P2P網絡組合的一項共享數據庫技術。所記下的數據是各節點所認可的客觀事實,這就確保了區塊鏈上的數據高度一致、不可篡改和徹底透明。在大規模協作下,如果沒有資金的流動,是無法精確激勵每一個參與者進行價值貢獻,就沒有辦法形成一個有生命力的新業態。

  比特幣作爲區塊鏈的一個價值觀代表,基本上在今天是屬于整個區塊鏈與幣圈的圖騰,它的漲跌幅會影響整個市場的信心。

  談到比特幣價值,大多數人會想到“郁金香泡沫”。 7世紀中期時,郁金香從土耳其被引入西歐,當時量少價高,被上層階級視爲財富與榮耀的象征,投機商看中其中的商機,開始囤積郁金香球莖,並推動價格上漲。1635年,炒買郁金香的熱潮蔓延爲全民運動,人們購買郁金香已經不再是爲了其內在的價值或作觀賞之用,而是期望其價格能無限上漲並因此獲利。1637年2月4日,郁金香市場突然崩潰,六個星期內,價格平均下跌了90%。郁金香事件,是人類史上第一次有記載的金融泡沫經濟,此事間接導致了作爲當時歐洲金融中心--荷蘭的衰落。

  那麽比特幣會不會也和郁金香泡沫一般呢?

  貝爾獎得主經濟學家羅伯特·席勒(RobertShiller)在今年1月接受CNBC采訪時,將比特幣比作“郁金香狂熱”:“除非大家一致認爲它是有價值的,否則它根本沒有任何價值。如果人們不把黃金視爲一項投資,那麽黃金等這類東西至少有一定的價值。這讓我想起了16世紀40年代荷蘭的郁金香狂熱,所以問題是,它真的崩潰了嗎?我們現在仍然爲郁金香付錢,有時也會很貴。比特幣可能會完全崩潰並被遺忘,我認爲這是一個很有可能的結果,但它可能還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可能是100年。”

  如果生命周期是一百年,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去關注它是不是泡沫,而要更關注它能給這個社會帶來什麽。比特幣在增值,這是一個客觀的事實。另外,資産有沒有價值,並不在于它是虛擬的還是可看得見摸得著的,同樣,文化也是資産,數字化時代,資産信用的載體和信用的介質換成了虛擬的代碼和數字,而不是紙,其實我們的實體資産很早也被虛擬化了,被抽象成用紙和墨水來進行資産信用背書。

  路透社援引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長馬克·卡尼( Mark Carney)在一份評論中的話說,比特幣作爲一種貨幣是失敗的。今年2月,卡尼告訴倫敦攝政大學(London Regent University)的學生,數字貨幣的缺陷是顯而易見的:“到目前爲止,它在傳統的貨幣方面的運轉是失敗的。它不是價值的儲存品,它可以到處存在,而且也沒有人將它當做交換的媒介。“

  與此同時,福布斯的一篇頭條文章“比特幣正走向零”探討了比特幣價值大幅下跌的若幹原因。這篇文章圍繞著比特幣在電子交易方面的缺陷論述,這些缺陷主要是交易費用和治理問題。作者引用了經濟學博士伊萊·杜拉多(EliDourado)在以太坊上的研究成果,其中強調了在以太坊上的交易成本要便宜得多。此外,比特幣的治理及其正在進行的發展也被認爲是一個令人關切的問題:

  “比特幣一直未能解決其鏈上擴展問題。它的社區內部並不團結,是邊緣化,並清除了對比特幣持有異議的聲音,特別是邁克·赫恩、加文·安德雷森和傑夫·加齊克。它的核心開發團隊已經被一個致力于去中心化的意識形態派系所俘獲。這一派別破壞了協商一致的協議,並破壞了任何指出上述任何一項的人的聲譽。”

  最近,著名投資者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接受CNBC采訪時稱比特幣爲“老鼠藥”:“這些頭條肯定對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並不友好。利用一些評論員的形象,市場不斷受到末日預言和投機言論的轟炸。”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